主页 > S生活城 >3年升副部长被指靠父荫‧蔡智勇:谁叫我是蔡细历儿子 >

3年升副部长被指靠父荫‧蔡智勇:谁叫我是蔡细历儿子

3年升副部长被指靠父荫‧蔡智勇:谁叫我是蔡细历儿子(吉隆坡)马华拉美士区国会议员蔡智勇中选国会议员3年多,就被跃升为农业及农基工业部副部长;他不讳言,外界认为他是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的儿子,才会如此幸运,但出生在蔡家或身为蔡细历的儿子,蔡智勇说:“我没得选择!”他坦承,压力肯定存在,但他选择以父亲为学习目标,化压力为进步的动力。蔡智勇今日(週二,7月6日)在接受《》访问时这幺表示,这也是他自6月担任副部长以来,首次公开接受媒体访问。以父亲为学习目标对于自己担任国会议员短短3年就当上副部长,是否感觉幸运,他显然对这种说法有些感冒。他表示,跟他同样年资当上副部长的人士大有人在,不解外界何以针对他。他认为这是首相对他有信心才会委任他,他也会尽其所能表现得最好。“无可否认,人家会认为你是总会长的儿子,所以才这幺幸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他指出,父亲从政20多年,被说活在父荫底下,也是自然不过的事,他现在手头上的工作排山倒海而来,根本无暇在意太多蜚短流长。问他会否因为总会长儿子的身份,所以要比别人更努力,以展现自己的实力,他回应“压力肯定是有的,但有压力才会进步,他(父亲)是我的目标,尤其是他的工作及处理事情的方式,都是我必须学习的。”在外人眼中,蔡细历可能是一个很严肃、说话很直接的人,但在蔡智勇眼中,父亲其实是一个很热情的人,“外界可能认为他很严肃,其实如果你熟悉他,会觉得他很热情,他说话很直接,有甚幺看法会跟你分享,无论你同意不同意。”有信心森养猪区能重开农业与农基部副部长蔡智勇表示,他有信心武吉不兰律集中养猪区能“复活”重开,但问题还是得看州政府是否给予合作。被询及他是否有信心能在任期内让武吉不兰律集中养猪区重开,他语带保留表示,他会在近日联繫森美兰州政府及在週五与当地猪农会面,毕竟养猪场关了这幺久,要重开得看州政府的决定,他不敢随便开空头支票。他说,重开养猪场其实关键考虑因素在于污染问题,他必须彻底了解有关课题。“重开与否是州政府的权力,我们也无权干涉,因为州政府若收到环境污染的投诉,州政府就必须採取行动,以免影响到居民的生活。”他之前也会见了果农,接下来会与蔬菜农会面,他透露,农业与农基部的涉及层面广泛,所要面对的问题也是一萝萝,他会逐步解决及协助有关单位解决他们的问题。他表示,农业部关係到各族的利益包括津贴问题,而马华从林良实时代到现在,才成功争取到农业部副部长的职位,而他也不时会跟前任农业部长及副部长取经,了解如何处理部门问题。至于金马侖蔬菜农所面对问题,他表示马华会长理事会已决定由彭亨州联委会主席拿督斯里廖中莱担任协调,农业部将会给予配合。他提到,华裔农民在面对问题时,由于语言障碍,无法在反映问题上畅所欲言,一些时候,农民也会要求与他会面时,不要有部门官员在场。他所能做到的是保持开明的心态,不会一面倒听信官员或农民的单方说词。当官还是住家里他说,父亲蔡细历很注重家庭生活,以往当大家都空閑时,每年全家都会来一个旅游,即使到现在,家人从峇都巴辖搬来吉隆坡,也会住在一起。“别以为我是副部长,就要搬出去住,我还是住在家里,依然还是那个蔡智勇。”儘管人在吉隆坡,但他也不会忘了选区事务,选区选民有事相求,他还是会奔车返乡协助选民。他透露,年幼的时候,常陪伴父亲亲身下乡探选民,看到父亲对待选民的方式,潜移默化下也影响了他幼小的心灵,甚至启发他日后立志从政的意愿。父性爱碟成人生契机蔡智勇称,他在308大选为国阵上阵拉美士国会议席,乃是由当时的马华总会长丹斯里黄家定推荐。“那时候,有4个人被推荐,包括蔡细历、陈国煌、郑修强及我本人,黄家定决定选了我上阵,虽然很多人不相信那是黄家定的决定,但很难避免别人这幺想,我也已习惯。”如果没有发生性爱光碟事件,或许蔡智勇依然在商界打滚任职一名会计师,但他说,从政的志愿是从小就有,只不过刚好在父亲身上发生了一些事,命运开了他们一个玩笑,或许是父亲的危机,但同时也是他人生的契机。他透露,大哥是因为受到父亲影响,所以成了一名医生,而他稍微懂事后,父亲已投身政治,耳濡目染下他也对政治产生兴趣。20多岁时,他从政经验尚浅,不可能说要上阵就上阵,那时候刚好发生性爱光碟事件之后,马华必须派人守护拉美士选区的堡垒区。赤脚满街跑小时是野孩子蔡家父子兵的形象给人感觉南辕北辙,但他们其实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全家都很爱动物。别以为外表文质彬彬的蔡智勇是个书呆子,他小时候可是赤着脚满街跑、下沟渠小溪捉小鱼的野孩子。蔡智勇说,父亲每天都起床起得很早,可能做做运动或种花,对小动物也情有独钟。他说,以前家里有养狗、小兔子,他甚至还养过鸡,从小鸡慢慢养大,结果却被人捉去宰了煮来吃,让他十分伤心,从此再也不养鸡。这位农业部副部长,小时候就展露对禽畜的喜爱,小时候常跟哥哥到附近的沟渠小溪捉鱼,总之可以游的他就捉,还试过捉鱼捉到生病,顽皮得很。观赏鱼养燕业具发展潜能蔡智勇透露,大马有不少领域譬如观赏鱼、养燕都是一个极具潜能的市场值得开发,并可以为大马带来可观的收入。他指出,养燕业是个极具潜能的市场,大马出产的燕窝仅占市场的8巴仙,但已赚取10亿令吉的收入。他表示,农业部目前在探讨的是系统化养燕出口外国,并建议燕窝品质由单一部门鑒定,就能免去产品品质的混淆。另外,他提到,观赏鱼从2004年的1亿令吉市场增加到2008年的7亿令吉,前景备受看好。採访手记:用行动证明并非“阿斗”坦白说,蔡智勇从政坛上崛起时,我跟多数人一样对蔡智勇有先入为主的观念,认为他是子凭父贵的公子哥儿。儘管当时,他的崛起是在其父亲最落魄的时候,但他能出征拉美士选区,或多或少,都带有代父从军的意味。这位男版“花木兰”后来成功出线当上国会议员,他不是属于那种高调型的议员,不太懂得自我宣传,见报率也不高。我对他的记忆都是马华纷争以来,从党选到重选,那位陪在父亲身边向每一位中央代表握手拉票的身影。当时的他,给人感觉是说话小心翼翼,对媒体带有防备之心的腼腆大男孩,我想我可以理解,那个性爱光碟事件对他们一家人带来的冲击,媒体每每的提问或多或少都离不开性爱光碟事件,他老爸那里探不到口风,就向蔡公子下手,而他的回应通常都很官方,不愠不火不够喉。现在的蔡智勇已贵为一名副部长,儘管上任短短一个月,他对部门事务却展露用心及积极态度,似有很大的抱负等待施展身手。在写这篇採访手记时,我突然想到蔡智勇就像是南非世界杯8强赛阿根廷对垒德国那场教世人大跌眼镜的战役,赛前较不受看好的德国将夺冠大热门阿根廷打得落花流水;而蔡智勇就像是德国队,为了摆脱“父荫庇护”不受世人看好的标签,他以行动来证明他不是“阿斗”。蔡智勇小档案蔡智勇现年33岁,毕业于澳洲墨尔本皇家工艺大学商学系,主修会计,并考获澳洲特许会计师执业资格,再考获澳洲工商硕士学位,注册成为内务稽查师。他曾任职于国际着名会计谘询集团普华永道,也曾在政联公司担任总财务长。‧2010.07.06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EVANT